Q心情

 找回密码
 暂停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44|回复: 1

[单身] 女人一生永远不要弄破这两样东西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19 10:3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微信图片_20180619103456.jpg

“去吧!”


我妈把我推到房门口,嘴里催促道。


“妈,他会恨我的。”我转身,冲我妈摇摇头,心里的怯懦让我的脚步犹如生根了一样定定的站在房门口。


“你今天要是不睡了他,才是逼我去死。”我妈态度强硬的看着我,目光灼灼逼人。


“妈……”我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。


要不是为了我,我妈也不会用自己手中所有的股份去贿赂了我的婆婆,就为了让她亲手给叶流年下药,让我能够跟他顺利的完成迟到的洞房花烛。


看我落泪,我妈的态度才软了下来,她叹了口气朝我说:“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哪怕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想你死,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救你,这就是一次机会。”


是啊!如果怀了孕,就能够暂时免除牢狱之灾,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
想到这,我点点头,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房门。


我脚步沉重的一步步迈进了房间,然后砰地一声,关住了房门,仿佛关注了我心中所有的廉耻。


我看向躺在床上,身上因为中了药而几乎要脱光了衣服的叶流年。


没了衣服的遮挡,八块腹肌的完美身材毫无遗漏的展现在我的面前,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潮红,让他俊美无双的脸上染上了几分春色。


我一步步靠近,刚坐在床上,朝他伸出手,就被他一把抓住。


他渐渐迷离的墨色眼眸内似乎涌动着一股流光溢彩,只让人目眩神迷。


“青雪……”他粉色的薄唇轻启,目光迷离的看着我。


只这一声,便让我的心渐渐凉了下去。


而后,又觉得自己可笑,这结果早就知道了不是吗?谁都知道,慕青春爱恋追逐了叶流年十几年,而叶流年却独独钟情于慕家的私生女慕青雪。


可如果不是慕青雪,我何至于此。


在我跟叶流年举办婚礼的游轮上,慕青雪找我见面,然后在跟我争吵过后,直接向后倒去,我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抓她,却被她给推开,而她则滚落进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
明明那一瞬间我是伸手想要救她,却成了推她的证据。


甚至还被人拍成视频传在了网上,而我成了嫉妒成狂,不但抢夺了妹妹的男朋友,设计妹妹失身,最后又下手杀人的蛇蝎女人,现在,所有人都在讨伐我,希望把我送进监狱为慕青雪偿命。


慕青雪以命来算计我,我确是百口莫辩。


看着床上哪怕中了药昏迷的男人口中都念念不忘慕青雪,我本来还犹疑的心,渐渐坚定了下来。


我伸出手,脱掉叶流年身上仅存的最后一件衣服。


看到他身上的男性标准型物件,刷的一下红了脸。


而后,颤抖着手指,一颗颗的解开身上的衬衣扣子,等衣衫一件件褪去,周围传来的凉气,让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
“青雪……”


我上前,直接抱住了床上喊着清雪的男人,他身上的温度很高,似乎能把我的皮肤给灼伤。


我笨拙的把唇凑到叶流年的薄唇上,正想着怎么继续的时候,就被叶流年翻身压在了身上。


男人在这上面也许真的有这得天独厚的天赋,他埋首在我的胸口,动作急不可耐就像是饥渴了很久的人遇见了甘泉一样。


“清雪,我爱你……”


“啊——清雪,小雪儿……”


一声声深情的呢喃,一刀刀插进我的心口,身体被撞击的疼痛远不如心里来的难受。


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,不断的落下。


这一次,因为叶流年中药的原因,在我晕过去的时候,叶流年还没有停下,本来想要做完后悄悄离开的计划也因为我的晕倒而终止。

“慕青春——”随着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,我的头皮一阵发疼,睁眼便看到叶流年黑沉的双眸满是怒火的盯着我。


他的手扯着我的头发直接往床下拽,生理上的疼痛刺激的我直掉眼泪。


随即我的身子直接被扯到了地毯上,身上因为没了被子的遮掩,一阵阵凉意袭来。


阳光穿过玻璃照在我满是斑驳痕迹的身体上,这些无一不昭示着我昨天晚上不知廉耻的行为,面对叶流年的怒火,因为心虚,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
叶流年的眸光在我身上扫过,满是怒火的眸子内,似乎燃着一簇火苗,说出来的话,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:“慕青春,你费尽心机的爬上我的床是打的什么目的?嗯?”


后面一个字随着叶流年唇角的勾起语调上扬,嘲讽之意很明显。


我咬着牙不说话,看着叶流年暗沉如水的眸子,心里只打突突。


这不在计划范围之内,原先本计划好了,等睡了叶流年后趁着他还没苏醒就立马离开,可没想到昨天晚上叶流年抓着我一直做,最后竟然直接被累晕了过去,再加上从事情发生后,我就一直失眠,这一晚上,竟然因为睡的太沉,到现在才醒来,还被叶流年给抓了个正着。


叶流年看我沉默,脸色更加难看,他伸手攥着我的下巴强迫着我的仰头看向他:“就算你不说,就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什么打算吗?”


说完,他一脸阴鸷的看着我,因着彻骨的恨意,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:“让我猜猜看,是不是想要怀孕然后逃避惩罚?”


随着叶流年的话,我的眼睛渐渐睁大。


心里只想着一句话,完了,叶流年已经猜到了。


叶流年唇角勾起一抹残忍至极的笑容,手一甩,便直接把我狠狠的甩在了地上。


“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?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眼底尽是讥讽。


“慕青春,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,谁也别想救你。”


说完,他拿起手机,当着我的面拨出一串号码,声音沉冷:“给我带一盒避孕药来,立刻,马上。”


在叶流年弑人的目光下,我被压迫的动都不敢动,脑子里只有一句话,完了,彻底完了。


没多会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
我手忙脚乱的撤下床上的被子裹住了裸露的身体。


人没有进来,只伸进来一只手递过来一盒药跟一瓶水来,药盒子上面写着毓婷。


叶流年接过盒子,长腿一迈,朝我走过来。


他脚上穿着棉拖鞋,踩在地毯上并没有声音,但却有种每一步都踏在我心口上的感觉。


“不要……”我从来没觉得叶流年像今天这样可怕过,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,一双嗜血的眸子紧紧锁定着我。


“别过来……求求你……”


眼看着叶流年渐渐靠近,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
“慕青春,看来你一直不知悔改。”叶流年弯腰,一只手抓着我的后脑勺,阴鸷的眸子紧盯着我。


他手中的药盒子已经被拆开,一把白色的药片放在手心。


我紧紧闭着嘴,摇着头一边流泪,一边死不张口。


叶流年蹙了蹙眉,脸上显得不耐烦起来,抓着我后脑勺的手,直接改成捏着我的下巴,只觉得咔嚓一声,我的下巴便被强迫张开。


我伸脚去瞪叶流年,可却被他压制的死死的,他一手紧紧的抓着我,一手直接往我嘴里灌药。


等药都进了我的嗓子后,又拧开水往我嗓子里灌。


就像是溺水一样的感觉,嗓子里全是水,就连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。


等嗓子的药都被冲下去后,叶流年才把空了的瓶子扔到了一边,手指在我下巴上一捏,脱臼的下巴这才归位。


我捂着嗓子不停的咳了起来,眼泪也跟着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

心中的绝望似乎把我整个人都给淹没了,悲伤慢慢蔓延开来。


最后的一次希望,被叶流年亲手给掐灭。

等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后,便直接病倒了。


这一病,便是一个星期,期间烧的迷迷糊糊,醒来后,听我妈说,我就连发烧都在念着叶流年,眼泪还一直不停的流。


她不敢问我在叶家发生了什么,只小心翼翼的跟我说:“实在不行,我们就花钱找个男人算了,反正只要怀孕就行了。”


“不,我跟叶流年在法律上还是夫妻,要是真的怀了别人的孩子,那才是无处翻身了。”我摇摇头,断然拒绝了她这个提议。


“我们还有时间,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。”我只好这么安慰她。


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,本来在一个月后才开庭的时间,竟然提前了二十多天,收到法院的传单,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
我脑海里想起临走的时候叶流年留下的狠话,眼前只一阵阵的发晕。


不用想,这其中肯定少不了叶流年的手段,原来,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希望我去死。


时间很仓促,知道要开庭,我妈急的连饭也吃不下,短短一天时间,嘴里便上了火,而我爸,从知道我惹了事,杀了慕青雪后,便一直不再出面,整个摊子都压在了我妈身上。


“妈,别怕,就算是进去了也没关系,我相信,真相跟正义终究会来到,哪怕是迟一点也没关系。”我握着她的手,轻轻摇摇头。


没有慕家的支持,只有我妈这边,想要跟叶家硬碰硬实在是太难了。


“可那牢里是什么地方,你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一点苦,怎么能去那种地方。”我妈抓着我的手痛哭起来。


是啊!在爱上叶流年之前,确实是没吃过什么苦,最大的苦,也不过是求而不得罢了。


就算再不想来,但庭审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。


开庭后,我站在被告席上,看着叶流年带着律师西装革履的站在原告席上,我心里只觉得一阵悲凉。


那是我的丈夫,现在却是跟我站在对立面,宣读着我“累累”罪行。


叶流年准备充足,掷地有声:“慕青春先是下药让人轮奸慕青雪,后面还死不悔改故意杀害慕青雪,心思歹毒,手段残忍,请法院予以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……”


最后一句话犹如重锤一样落下,我只觉得头脑发晕,眼睛不自主的朝叶流年看去。


见他平静的眸子,没有半点的波澜。


我心里就像是被人撕开了一块巨大的口子一样,汩汩流血。


世界似乎一下子没了声音,我只能看着叶流年的嘴巴一张一合,可我的耳朵却是一片轰鸣声。


这个世界上,我只求一个叶流年而已,可偏偏他却是那个最想要我死的人。


我到底做错了什么,却落下这样的下场,也许所有的错,都不过是因为我爱上了叶流年而已。


如果这是一片战场,在叶流年面前我注定要输的体无完肤,因为恨我入骨的叶流年不会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。


当最后判决书下来的那一刻,我都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
我妈悲恸的大哭,我才渐渐清醒。


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……这一场官司,终究还是让叶流年如愿以偿了。


当我经过叶流年身边的时候,我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他问:“叶流年,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死?”


叶流年的目光穿过我,幽幽开口:“如果不是你这次给我下药的话,恐怕我还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对你下手。”


说到这,他身子向前,弯腰在我耳边说道:“慕青春,我说过,不会给你逃避的机会。”


看着他厌恶的眼神,我勾起唇角:“恭喜你,得偿所愿。”


叶流年冷哼一声,冷着脸转身离开。


两年啊!我的生命只剩下倒计时两年……

入狱前,齐腰的长发被一刀剪下,变成了齐耳短发,身上的衣服换下,变成了统一的囚服,当镣铐戴上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我的人生……真的完了……


不管你以前多光鲜亮丽,到了这里,只剩下一串编号。


编号1203就成了我的代号。


“1203,以后你就住在这个房间。”


我的身子被后面的人一推,便推进了眼前的宿舍内。


这里就像是九十年代的高中宿舍一样,几平米的房间内,放着四个上下铺。加上我寝室内一共住着八个人。


“慕青春?”


忽然有人张口朝我问。


我下意识的点点头,我刚有所回应,这群人便朝着我围了过来。


这些人年纪看起来都比我大,人高马大的,眼里自带着一股狠意。


“给我打……”


不知是谁下了命令,斗大的拳头就朝我铺天盖地的打来。


我连忙转身,紧紧地拍着铁门大声喊:“救命……要打死人了……”


可任凭我怎么拍打,还没有走远的狱警都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。


我这才明白,一个注定要死的死刑犯,在这里是没有人权的。


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我以前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,我卷缩着身子,蹲在地上双手抱头,唯有自保。


日子再艰难,我也想活下去。


真相总会有揭开的那一天。


“会不会把人打死?”混乱中有人出声。


“有人发了话,要好好招待她,先别一次打死,要慢慢折磨……”


叶流年,抱歉了!就算是人生困苦,每一步都似踏在荆棘之上,我也想走出一条血路来。


我要活着——


一天……两天……三天……四天……


当饿肚子跟挨打成为家常便饭,当尊严被践踏成泥,哪怕死亡也变成了一种奢侈,我也想活下去。活下去翻案,活下去,让慕青雪所作所为公然天下。


如果没了这股信念,我怕我会撑不下去。


第七天,我的身子终于坚持不下去了,长久的饥饿跟挨打让我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过去。


那一刻,我竟然觉得诡异的得到解脱的感觉。


………………


鼻尖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,这是在哪里?还没等我认清楚情况,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。


那声音带着隐藏不住的暴虐气息,语气阴鸷危险:“再检查一遍。”


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便看到叶流年一脸暴怒的盯着一名身穿白袍的医生。


那医生在叶流年的压迫下,断断续续的开口说:“没……没错,检查了三遍了,她确实是怀孕了,孩子大约两周左右。”


怀孕……


发表于 2018-7-23 15:3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23071710101910.png
23071743875668.png
360截图20180723074433112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暂停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Q心情 ( 皖ICP备12019946号-1 )

GMT+8, 2018-11-18 02:01 , Processed in 0.152981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